奕任与我

 

clip_image002

 

今年的7月,我到新加坡参加了奕任的大学毕业典礼。

奕任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修完了4年的心理学课程。

他荣获两大奖项,“李光耀金牌奖”及“许文辉优秀生奖”。

关于这两个奖项,理工大学官方网页有非常详细的说明。

 

李光耀金牌奖

1995年,新加坡报业控股及 Sony Systems Design International Pte Ltd

联名出售以前国务资政李光耀先生为主题的光碟。获李资政同意,该光碟的销售所得

(包括100张镀金光碟及20万张附 TransitLink 车资卡的光碟)用以于1996年成立大学捐赠基金。

该基金的作用即在颁发年度李光耀金牌奖。该奖以其名称而有无上之殊荣,

乃是颁予大学各系中成绩最优秀,且以一级荣誉毕业的毕业生。

(摘选资料,仅供阅读。)

 

许文辉优秀生奖

为了鼓励卓越教学,及表扬为人师者于学生的莫大影响,南洋理工大学于2007年成立“大学优秀生奖项”;

后来,又为了感谢徐文辉先生对该奖项做出2.5亿新币的捐赠,所以于2010年改名为“徐文辉优秀生奖”。

以新加坡政府“一对一匹配”的捐赠政策,该奖基金现总值5亿新币。如上所述,该奖项的作用在于表扬卓越教学,

除此以外,大学也希望借由该奖项强化师生间的默契,并且在学院及老生间建立长久关系。

获赠该奖的毕业生必须在学术方面有优越的成绩,在非学术方面,他/她也必须体现领导才能,

及回馈社会的潜能。每名获奖的毕业生将会推举一名大学教员及一名从自己曾经就学的学府

(初院、理工学院、或同等)的教员。两名受推举的教员必须对获奖毕业生的学业有莫大启发或贡献。

两位教员会在应届毕业典礼上获受表扬,而大学也会以学府教员的名义成立一个5000元新币的基金。

该基金可赠予学府内一名将入学南大的学生。基金的5000元总额也将会在该学生入学南大的时候兑现。

(摘选资料,仅供阅读。)

 

clip_image004

 

奕任是2006年毕业的,那是我在槟城锺灵执教的第二年。

那一年,我当上毕业刊顾问老师,他是我最早期接触的孩子之一。

那个时候,适应新环境与新工作范围,都给了我太多的忐忑。

感恩遇上那批强悍的孩子们,带领我开天辟地,脱离初涉的彷徨。

 

奕任是当届的秘书,许多文字上的工作,是他细心处理的。

他不仅自动自发完成分内工作,对整体走向更是一刻不放松。

为了弄好最后的录音事项,他还曾趁补习后到我家商讨细节。

我记得那会儿家里刚好煮雪耳糖水,给他盛了,师生边吃边谈的。

 

我们还试过,在放学后一起到印刷公司检查与校对稿件。

他和主席行杰,各骑一辆摩托,我驾车跟随,浩荡出发。

下很大的雨,我在雨中亦步亦趋,担心紧张都有,哈哈。

那是我的第一次,在课堂以外,跟孩子们学习一起解决问题。

对于新的职责还无法完全掌握,我真的感觉愧疚有加的。

幸亏孩子们尽责认真,不计较我的粗浅,一直耐心引领。

 

说实在的,我对奕任,除了疼爱,还有一点敬畏。

这孩子做事态度的严谨与执着,常常使我望而生怯。

我迷糊成性,忙起来丢三落四,乐于学习,却不能干。

总是觉得,自己并不具备教导与带领他的相等高素质。

 

那时我跟孩子们的相处,还蛮有隔阂的,不像现在哦。

看他一脸严肃,领受他办事一丝不苟,心与心,离很远。

可是在后来的相处中,他的戒慎恐惧一直震撼着我的心。

看着他不退让的昂然,心里的感动好像涟漪,不停扩大。

那年我写感言“源自17岁的感动”,思绪汹涌,因他。

 

真正熟稔,是他先修班毕业,去读大学以后的事。

每逢假期,他从狮城回到岛上,必定回来学校看看。

拜会过楼上的老师们,他总不忘到楼下我那儿走一趟。

遇着我较空,总还可以谈上一阵,交换交换生活信息。

聊了许多,亦师亦友,陌生感就这样不知不觉消失了。

 

当他问我,是否愿意出席他的毕业典礼,我是欣喜的。

另一方面,却也战战兢兢,惭愧自问,何德何能啊。

从小到大,用心教过他的老师很多,我没啥贡献呢。

我说考虑,并且盘算推辞,真的没自信负荷这种盛誉。

 

我说我没教过他,没直接付出,名不正言不顺的。

他说,筹备毕业刊之间,我们真诚相处过,那很够了。

并且,他观察到我喜欢接近孩子们,这一点,也很够了。

奕任的表达,属于粗线条类型,露骨赞赏的话他说不出口。

可是即使腼腆苦涩,我懂他的语言,我感觉到他对我的敬爱。

 

这是一份无价的器重,远比参与他的毕业典礼和领奖有意义。

在当老师的生涯里,能有学生给予这样的肯定,无憾了。

谢谢奕任孩子,我对他,有知遇之恩,心里有满满感激。

我的付出那么微不足道,他却给了我那么大的荣耀,感恩的。

 

同校的南财学长也曾获同样奖项,得到本地报章大幅度报导。

当初奕任征求提名时,我曾因个性羞涩,担心曝光而拒绝。

后来查问清楚,知道那是个别的特有情况,我不需有无谓挂虑。

但诚如本校朱圣保行政副校长所说的,孩子的成就该受表扬。

放下卑微的小我,给奕任写了这篇,记录或纪念,都是好的。

 

当年南财学长获奖时,本校校闻作了很仔细的访谈记录。

今年的校闻换了新作风,要我自己把整件事情写出来。

我想,荣耀还是应该归于奕任,重点是他的辛劳付出,不是我。

从幼儿园,到小学、中学、大学,一路走来,过五关斩六将。

父母、教过的所有老师,还有他自己的努力,一一不可忽略。

 

我要奕任自己写下心路过程,连同我的这篇一起交上。

十月收到通知时已逼近截稿,短期内必须赶出一篇完整报导。

不想敷衍提笔,这种郑重心态使我思绪严重堵塞,写不出什么呢。

2013将结束,我把东西整理出来,校闻报导却会在2014了。

对奕任感到抱歉,只怪自己没用心,让这事耽搁延后了。

 

 

544470_700138626669620_1803948115_n       1014183_700138806669602_1090081581_n (1)

典礼之后,晚宴之前(The University Awards Dinner 2013 at Regent Singapore),与奕任合照。

 

 

奕任,要告诉你,谢谢!你给了老师很多学习的机会。

你的肯定,给了我力量,在明天,在未来,推动着我前进。

你与我,曾经一同谱写了美好的校园景致,永不退色。

现在你已开始工作,不常回到岛上,老师挂念与祝福。

 

我知道你一定会继续打拼,将来还有更大的光辉属于你。奕任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