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常伴佛

妈妈过世近20年了,但受她影响,我一直爱用菊供佛。
我小小的家的小小佛龛,不等初一十五,也总有菊。
我虽极爱整洁,但对家务事,亦会偶有偷懒的时候。
忙到巅峰,为了争取休息,我是可以忍受不每天抹地扫尘的。
唯独对屋里这个小小角落不敢怠慢,多忙,还是会勤拂拭。
 
写到拂拭,想起不久前刚给我家小孩说了个禅的故事。
南北朝时代,佛教禅宗传到了当时的第五祖弘忍大师。
弘忍渐老,要找继承人,大弟子神秀是公认衣钵接棒者。
但弘仁要弟子各做一首畿子(有禅意的诗),谁的好就传位给谁。
神秀夜里在墙上这样写: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畿子指出做人须时刻照顾心灵,不断修行以抗拒外来诱惑与邪魔。
大家看了都赞好,弘忍大师却默不作声,没有加以评价。
后来,厨房一个文盲火头僧慧能,央求别人帮他在神秀诗旁写下自己的畿子。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这畿子契合了禅宗顿悟的理念,而顿悟是一种很高的境界。
意思是说:世上本是空的,看世间万物也应是空的,心更是空的。
既然心是空的,也就无所谓抗拒外来诱惑与邪魔了。
任何事物,从心而过,不留痕迹,又何来惹得尘埃?
弘仁之后把衣钵传给了慧能,而慧能也就成了第六祖。
 
我家小孩看我执着于佛龛的整洁,就给我说回这个故事。
孩子呵,妈咪自认凡俗,所以还是需要时时勤拂拭,嘻。
菊插好了,鲜果摆定了,我常就在佛前看得满心欢喜的。
总觉得这角落有特别象征,让它沾尘生垢,就是懈于修心。
 
看着佛看着菊,会想起妈妈,想起她的教诲,想起自己的心。
我知道假若做人不用心而希望佛陀保佑,那是妄念,是迷信。
我很单纯地想要顾好自己,然后带领家人与孩子们顾好自己。:)
显然那不是一蹴而就的,我还需要加油,在平常生活里加油。
所以,往后我还是会尽量勤拂拭,还有勤给佛供菊。
这样,可以让菊常伴佛,让佛常伴我,与我的心。:)
                                                                       
有时候左右两边供不同颜色的菊。
有时候两种颜色平均参合。 
最喜欢的白菊,最常用的黄菊。
                                                          
  
IMG_6141 

岛上特有的花档,多由印裔同胞经营。
阳光下,各种类各颜色的菊,亮丽灿烂。
我爱菊,让菊常伴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