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与笔

敲打键盘,定下《六月与笔》这题目,我忽然失笑起来。
我听过歌曲六月的雪,读过散文六月的离别,也读过成语故事六月飞霜。
可这六月与笔是什么?那之间有何关系?看不出两者被组合的逻辑,哈。
 
事情是这样的,就在六月,那么凑巧,我前后收到了四支笔。
假期随学生到北京,游学营主办公司给带队老师送上青花笔一支。
再有一支收自远在卡塔尔工作的学生—丽丝,她回到岛上时拿到学校去给我。
另外两支是两个孩子分别给的,韦龙和昂辰,在教师节时递来。
孩子们其实还蛮了解老师,给礼物给得恰如其分,珍贵,在于它们装载的情意很重。Smile
 
因为爱写,所以爱笔,六月里一下子飞来四支,乐翻了我。
说着说着,却惭愧了……说自己爱写,可有多久没写了?
曾经答应自己不让笔歇下,要用心记录生命的亮点,或暗点。
不同的因缘把笔从四面八方联系过来,让我记起这个承诺。
谢谢它们神奇地出现,把我从久积的疏懒中唤醒。
 
听说我要重新提笔,最开心的人莫过于Daddy啦。
他常说我是家里最大粒的,我OK,我们全家都OK。
书橱里一套套辅导、励志、修心丛书,都是他送的。
 
他总认为人要先把自己的身心都照顾好,才能照顾别人。
他不善辞令,却了解表达与分享对爱思考的我,有多重要。
所以他一直鼓励我写,希望我通过健康管道宣泄心绪。
他说,快聚集平稳的能量,惠及我身边的家人与孩子们。
 
 
image
 
我把这四支笔齐齐排列,给它们来了一张合照。
四支笔我都喜欢,都是充满诚意的恩赐。
 
谢谢朋友与孩子们,你们给的笔,有特别意义哦。
六月与笔……想着想着,我不禁又笑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