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9:《曾经,我身在钟灵》- 范衍成(2004-2008)

 image 


http://hummerthehum.blogspot.com/



 


 “天灵灵, 地灵灵 , 我身在钟灵。”


现在回想起来, 进入钟灵就好像昨天的事一般。


这样的开头有些老土,但请别介意。 


当时的我,背起白色蓝条纹的书包,抬头望着蓝天,低头看着绿绿的草地。


听起来那么写意,但那时的我,却真正的只是在担心着每天的功课。
满脑子想着待会要上什么节,不停算着还有几天才有体育节。 


学弟们, 你们也有类似经验吧?还有与同学之间的吵架、误会,一直到彼此的感情更加地牢固的体验。


还有,第一天踏入课堂时的不满、七嘴八舌讨论娱乐八卦的种种过程......


虽然画面褪了色,但就是那份“致命情感”,到现在,还能让我真正坐下来慢慢地回味。





或许,你们会懊恼着从前的你如果能更加地珍惜,现在值得收藏的画面就会多一些, 生动一些。但朋友们,这不就是青春吗?


别让后悔懊恼继续地溃散在你回忆的每个角落。


回忆本来就不可以把真实与生动划上等号。


回忆就让它平平淡淡的,那也是一种美。


或许现在的你, 一如当时的我,还摸索着各自通往梦想的路。


到了中五,我的梦想还未形成。可能是自卑的作祟,连自己要的是什么都不敢向这世界呐喊出来。


小时候以梦想为题的作文,我都把它忘得一干二净了。


自欺欺人地以为通达梦想的道路早就为我而铺设, 只要自己不用想太多就能够了。


就这样,懵懵懂懂地,我上了中六。


看着自己熟悉的朋友一一地离自己而去,往各别的学院继续地升学,心情落寞。


一心想着赶快离开这校园。学弟们,你们也有过这样的心情吗? 我就是这样错误的想法,所以就这样随随便便地过了。





虽然最后我为考到的成绩不怎么觉得理想,但中六生活的确让我得整个想法更加成熟了。


在这段时间里,我经历渐多,从而知道自己要什么,也确定自己要往的方向是哪儿了。


我想,这就足够了。


如今, 已离开了钟灵。 再熟悉不过的走廊也只能成为口中的名词,才后悔从来就没有认真地走过。





所幸我对母校的回忆仍是丰盛的,脑里不断重播着我没有认真体会过的校园场景。


那草场上泥土微湿的味道,水从沟渠流过的声音,课堂上桌椅被推动在地上发出摩擦的声音……


离开校园至今,它们在我脑海里从来没中断过重播。


可能现在仍在校园里生活着的你,会觉得我把回忆美化了。


但是,学弟们,请相信我,你真的需要历经岁月的洗礼, 才能体会我的体会。


也许,就是你离开了的那一天,你会懂了我所说的。





最后,我想分享自己的思考。


学弟们,可能努力了但得不到我们想要的成果,我们会害怕别人就因此不肯定你我们。


这是人之常情。 学弟们,学着坚持吧,成功的路可能我们走得不太顺利。


但如果我们坚持用心地走,我想,我们最后还是会当上那个我们想当上的那个我们。


现在的我,还在这条奋斗的路上慢慢走着。


起跑后,就绝不撤退。


曾经,我跟你现在一样,身在钟灵。





imageimage





yleng:


STPM放榜后,第一学期假期中的一天,我让孩子们回校处理学生资料。


在编辑室门口遇上衍成,他回来办理一些事务,我们谈了一阵子。。


我转身离开前,他有点害臊地说:老师,我有时常上你的部落格的。


我才猛然记起,好久以前他已经出现在我部落格“跟随者”栏目里了。


因为忙碌,渐渐忽略的人事物还满多的,抱歉抱歉,不好意思哦。


写来的这篇稿,乍读是告白,可是多看几回,不难发现更像写给学弟们的一封信。


里面有很多对母校的留恋,也有劝告,要学弟们好好珍惜还在校园里的时光。


他不通知我,让稿寄来静悄悄留在信箱,后来我更发现注明不必刊登他名字的信息。


正统教育里,制度规定我们以分数与奖项作为衡量学习成果的统一管道。


在各科目考试方面、课外活动表现上没有白纸黑字印证的孩子,难免自觉平凡。


衍成是不是也因这种心态,所以没自信要发表自己用心一字一句写好的文章呢?


老师不是这样看的,天生我材必有用,瞧你文章虽轻描淡写的,但字里行间流露感性。


社会是一个更严峻的考场,考卷、分数是隐形的,人们用我们的生活态度来评定我们。


曾经身在钟灵,但愿记得母校所给与的一切教诲与栽培,离开后,在生活中努力实践。


一日为钟灵人,一世为钟灵人,为校争光,更在对于社会的建设与奉献,更在于积极生活。


“天灵灵,地灵灵,我身在钟灵。”上有蔚蓝天空,下有青绿大地,就用这句与学弟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