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ry, I'm late !

四个好朋友。

今天,跟四个孩子吃午餐。
他们是凯铭,隽宏,振盛和南颂。
四个都是佛学会的高委。
铭和隽宏还是67届财政。


说起这顿饭还真有个渊源。
这四个人是好朋友,同小学,又谈得来。
四个我都教过,是中二的美术或历史吧。


通过佛学会的接触,开始更熟稔。
振胜很信任老师,我们可以谈很切身的问题。
毫无保留,那是最真的交流。
其实帮不上他什么,但危难当前,绝对愿意借出一双耳。
幸亏下雨后,总会天晴,后来他开朗起来了。


今年中秋,三个孩子,把一双海外天月饼递来。
诚意拳拳,不敢拒绝,深怕伤了他们的心。
可接受了又很过意不去,他们都还不会赚钱啊。
刚巧给自己买了一件很喜欢的T-恤。
于是礼尚往来,回送三件同款的给他们。
还约好,改天喝茶,师生一起穿着去。


今天,他们真的履行诺言,一同穿了!
最迟到的我,反而没穿同样的。
隽宏事前没说,大概以为我一定记着吧。
真不好意思,老了,记性差,嘻嘻......


他们早到了,站在楼梯角等。
听说还让老外调侃:you wear this,is it because you are late?
到处还有很多人向他们行注目礼呢!
哈哈。


在旧街场吃饭,过程中振盛一直狂笑不停。
铭也活泼生动,依然爱笑,但成熟了。
隽宏沉静如初,笑起来只是眯着眼睛。
南颂呢,笑也是酷酷的,哈哈。


孩子,谢谢你们。
对我言听计从,心里有感动。
以此推算,往后一定会记着师长们的教诲,对吧。
作为一位老师,有学生如此,很开心咯。
现在才道谢,允许老师说一声:Sorry, I'm late !


振盛,点击率保证!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