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


笑容可掬 -- -- 群枫阿姨


群枫阿姨和Uncle Bryan从吉隆坡来访。
两个孩子是这么称呼他们的。
距离上次见面足足相差10年。
人事变迁,碰头不免慨叹一番。
这是老人家的聚会写照,哈哈。


从鬼门关里走了一趟归来,大病初愈。
群枫细说从头,温和得来仍一贯轻描淡写。
Bryan辞工全心照料,她病情又怎么不重呢。
说好早餐后聊到傍晚,吃过午餐她却已一脸倦容。
送他们回友人家歇息,此一别,也许经年再会了。


老友,故人也,乃经时日考验之旧友矣。
能挨过十位数值,才能称为故人。
一生人,故人不多于五个手指头。
性情相近,臭味相投,思想、心灵取向较接近。
这样的人儿才会走在一起,相知相惜。
很久以前,她用脚踏车载我,在新村游逛,青春飞扬。
如今,她着了风霜,我添了沧桑,友情坚固依然。
应该用力碰杯,cheers!哈哈。


细腻、感情丰富、充满爱心,走上辅导的路属理所当然。
她谈起工作,听得出仍热诚满满。
这是最完满的,别无所求。
还有什么能比发自内心的付出走得更远呢?


人越老,老朋友越少,越懂得珍惜。
这次见面谈起互相熟悉的人,更新了一些消息。
遭遇幸与不幸的都有,阴晴圆缺、生老病死,人人难免。
活着就是精彩,年纪越长,越明白生命真谛。
不要吝于付出关怀,多做利他之事,积极投入建设心灵工作。
信仰不同,但这却是老友间共有的价值观。


虽在不同领域生活,距离问题可由科技克服。
老友,并且,心是可以时刻相近的。
互许一个誓约,后会有期。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