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笺


Emmm...yummy yummy... 
 --小子寄自加拿大


这几天跟行杰在线上联络上了。


其实,给他饯行也不是很久前的事。
去了地道的羔呸店,吃云吞面。
外加卤鸡脚和炸豆干,喝八宝冰及红糖冰。
远在枫叶飘飞的国度,这些东西相等于陌生的滋味吗?


行杰赴加拿大时,我本来说好去送行,后来没。
但在KLIA上机前,他给我打了一通电话,就说真的要走了。
拿奖学金去读书是开心的事。
我不知道为什么,泪还是静静流了。


第一年做毕业刊,不熟悉其中操作吃尽苦头。
幸得他,与他的班底负责导航。
因着亲密相处,那是第一本用心解读的青春笔记。
学习的行迹从那儿踏出。
奔走于主要教学及额外职务之间,疲态尽露,狼狈得很。
一切,行杰都看在眼里,有够阴险的,哈哈。
可是,在他面前,我是不需要隐藏足迹的,纵使跌倒也没关系。


相较于在情感思考上的细腻与深刻,我在生活事故上却显得缺乏自觉,和自信。
他读懂我心念的交会,却又不会多说,有着浑然的单纯性。
语言化为无形,许多奥妙的意境,刻画于心。
谈话只是从人生细琐之事切入,没有什么大论述大议题。
但谈着,就会谈得极深,深到触及人性的程度。
常常,轻描淡写的一句,可以让我把生命中不能承受的重,化为轻。


曾经想过,在他走之前,把感受化为文字。
整齐折叠在信封里,给他。
后来,因为不积极,不了了之。
又曾想过,等他到了加拿大,我再写长长的信,给他说谢谢。
结果,还是因着疏懒,让笔久久搁置。


这一个假期,我用很多时间把自己挂在网上,在部落群中占领了一小角国土。
没料到,我就在这一片心的领土上,把我如何在当老师的生涯里交上第一个学生知己的过程,娓娓诉说起来了。


小子,老师这一封心笺已经寄出,你要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