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心底藏一棵青葱的树

上周以来,陆续有了几场雨,久别的清凉重新造访。

那长长狠狠的旱季,忽地对半收敛了它的凶,嚣张退减。

 

原该清明时节盛开,但雨季迟到,马路两旁的树上这时才结满小黄花。

风一起,枝桠摇曳,每一片叶都在抖动,漫天的飞絮飘落下来。

 

我的车在黄花雨中驶过,仿佛正融进一首诗,瞬间凝固在一个绝美时空里。

我在心里禁不住轻叹:生命真美好......

 

                                               *** 

 

从小,喜欢白的简单,更喜欢绿的盎然。

看见山会感动,遇上青草地会欢呼,碰到树,也会欣喜一番。

 

很久很久,我忘了要抬头看天空,看云,看树。

我不曾发现,我对大自然的关爱,渐渐在劳碌里消亡。

忙与盲,果然是一体的,现在我相信了。

 

 

image.jpg

这几天,走在校园里,我特意环顾,再次发觉,叶仍很绿,树仍很青葱。

贷书室、合作社长廊后的小庭院里,露天剧场、钟塔红砖径四周,都有丰盛的绿。

 

走着走着,往上望,总看到枝枝叶叶漫开,仿如许多树伞,给我几许静谧凉意。

它们安然矗立,为世人庇荫,却不吵不闹不争出风头,内涵与气质是那么饱满而深重。

 

那些待人处事间,渐渐失去的优雅与温厚,蓦地回到意识中,我难为情地自己傻笑起来。

在燥恼难安、心焦如焚的时刻,我不曾一次记起心底那一棵足以为榜样的大树呢。

 

                                                  ***

 

树在的地方,阳光也会在,这是树让人爱的其中一点。

叶与叶的隙缝多密小,日光总能穿透,一大撮一大撮慷慨地洒落。

 

忧伤时段,心绪不自觉变得负面,垂头丧气,难以振作。

心里那个世界,大雪纷纷,绚烂不再,一切都苍白了。

 

但是当我抬头,阳光自上笼罩下来,整个冬天的寒意就一下没了踪迹。

深深吸进一口充满阳光味道的空气,再轻轻呼出来。

那一刻,郁结得到宣泄,心底的树,成了思考时呈现的最亮色风景。

 

 

image.jpg

 

一棵树的力量,在寂静中爆发,我与它彼此激荡,互相感动。

想起一个作家的话:“尽管生活对我严厉,我还是想勤快地捕捉美好。” 

克制与掩盖,约束与隐藏,紧抓与武装,都不重要了。

 

人生本由一连串矛盾组成,我更在意自己能从挫败中学到什么。

世上一切会改变,唯有对生活不计回报的热爱,永不腐朽。

 

心底的树,给了我无声的阳光与雨露,那是最动人的沉默。

在心底藏一棵青葱的树,我亦无争,天亦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