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三:两只乌龟

两只乌龟,一小一大,祺嘉与我也。 

都怪我,常跟他闹着说“骗你是乌龟 ”,结果因此定名。

 

后来,他把我从“大乌龟”叫成“老乌龟”。 

他说,那样听起来跟“老师”比较接近,甚至相应。

那是我无法驳回的歪理,只好接受,嘻嘻。 

虽然他那样叫我,面对我却是尊敬有加,言行从来不过火。

他很乖巧和顺,可以聊很多话题,可以分享许多我们才懂的“笑料”。

总认为,人与人能真诚相待,那就是生命最大喜悦了。

 

他有知性的一面, 表达算是尽然的,内心感情也很澎湃。

给他一个大大的心,他会稳当回报一个大大的心,不作无谓扭捏。

他的文学根底相当扎实,价值观也很正值, 这是我疼爱他的原因。

我们可以沟通,而且是愉快地沟通,感觉很平实,像老朋友一样。

 

农历年,他因病入院,过了很多天才让我知道。 

我说去探望,他不允许,我知道他怕给我惹麻烦了。 

其实不麻烦,因为搬到同一区了,更何况,关心本来不受距离局限。 

后来,我不等他同意,擅自到医院看他去了。

明显瘦了,脸色也很苍白,一看见他还真让我吓了一跳。 

问清楚后终于放下心来,知道一切已在康复中。 

那时毅颖也在场,师生三人就在病房冰冷的空气里热闹地聊着来。

 

 妹妹帮我们处理照片,把病房的萧瑟变走,换上sweet sweet感觉! 

妹妹帮我们处理照片,把病房的萧瑟变走,换上sweet sweet感觉! 

出院后,两只乌龟相约去吃饭,也好好聊天。

不敢让大病初愈的他乱吃,于是我们选了卖养生餐的绿草香食馆。

素淡的饭菜及糖水,吃平常饭聊平常天,过了个温馨大半天。

他谢谢我请吃饭,还说以后他工作后一定回请我,我笑了。 

笑,是因为他的纯真与耿直,让我感觉安慰了。

多好的一个孩子,心里佩服他的父母,愿向他们学习。

 

                   开动前先来一张小🐢擅长的自拍照,嘻嘻。

                  开动前先来一张小🐢擅长的自拍照,嘻嘻。

人与人之间,因年龄、身份、地位、文化等偏差有着难以言喻的鸿沟。

小乌龟与老乌龟可以一起吃饭聊天,也是一件了不起的平常事。 

但愿小乌龟身体健康,快快长成大乌龟,成就一番大事业,祝福!

两只乌龟,相约成行,感恩这样的美好出现在我们的人生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