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的泉源 (之一)跟塑料人吃饭

 

整理照片时,发现几张跟比较有接触的孩子吃饭的照片。

再看看笔记,原来每次与他们对话都获得许多思考上的启发。

真诚交流后,说再见各自回家那一刻,总有恬静的愉悦。

于是找时间写成稿,向他们致谢,也让自己一直记着。

 

( 之一 )与塑料人吃饭

与塑料人吃饭,他毕业后有两次。

了解他的经历,欣赏他的刻苦,我唤他作铁人。

但他很谦和,说自己充其量只是个塑料人。

 

要写他,因为他的努力足以让我学习。

当他知道他必须靠自己,他没有埋怨,只有承担。

咬紧牙关过日子,再怎么困顿潦倒,都不曾表现消极。 

 

中三那年我教他,中五也是。

相异于其他孩子,他的年少多了那么一些复杂。

PMR之后,他去打工,卖校服校鞋。

我答应如果妹妹要添置衣物,会去找他。

结果我忙其他事而忘了承诺,最后没去。

中四开学碰面,他酸我“taoke soh bo eng lo",我们都大笑起来。

仍然清楚记得,他那笑得眯了眼,一脸稚气的样子。

 

中五再教他,并且一起做毕业刊。

因为需要努力打工,他一直没有更多时间专注于学业。

住得远,我偶尔会在开会后载他回家,那时总是谈得比较深入。 

知道他渴望突破困境,知道他有远大抱负,知道他寻觅机会整装待发。 

 

SPM之后他续读中六,可是开课不久,决定转去拉曼。 

他说那条路不适合他,他需要更明快地达成目标,在最短时间内开源。 

他找我商量,我认为只要家人不反对,我也祝福他的决定。 

也许是我那时候行动上的支持,他一直觉得我有恩于他。 

以至于在那以后的相处中,他对待老师更恭敬,这一点我真心感谢。

哪里说得上什么恩呢,父母给他的教育,更值得我参照与学习。

  

时光飞逝,师生各有各忙,再见面已是事转境移。

不久前跟他吃饭,发现他一切渐入佳境。 

在咖啡馆点餐时,他熟练而稳妥,不复当年的青涩与局促了。

他的言行举止得体大方,俨然如一个久立社会的成年人。 

我静心观察,对他的转变,欣喜里边,又夹杂些许失落。

当初稚气的笑容遥远了,他正明确朝着自己要的生命模式去发展。

 

边吃边聊,话题来去围绕家人、学业、工作、生活。 

言谈间他不止一次指出,我年纪很大了,该停下工作专程去享福。 

这是个我不能接受的价值观,太迂腐了,我有坦白地告诉他。 

我老老了,可仍对教书育人有巨大热诚,常常在付出中收获成长。

人,并不只是为了吃喝玩乐才来这世界一趟,服务社会更有意义。

我赌气地想,他再不学习开明,我以后不跟他吃饭喝茶了,嘻嘻。

当然,我明白他是不希望我太劳苦,所以也想在这里给他做个交代。

不要担心,有天我感觉累累了,一定会转换环境好好休息的。

 

跟塑料人吃饭,总括来说,是愉快的经验。 

虽然我们对生命的价值有不同看法, 但我仍想祝福他。

社会是大染缸,投入奋斗的当儿,不要沾染恶习,不要被功利冲昏头。

谢谢塑料人,他不被打倒的精神,在某种程度上激励了我。

在还没能力承担更大的责任前,多微不足道的事,我愿尽心尽力办好。

老师仍会努力学习、用心生活,希望塑料人也是。 😊😊😊😊 

                  

                 

                合影一张,让记忆定格这里, 谢谢塑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