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爱你们

最近的几年,外婆的日子是在病榻中过的。

上周日晨,舅舅来电告知,她与世长辞了。

和家人回怡保奔丧,住了感觉很长的三天。  

 

四个世代的子子孙孙同聚一堂,煞是热闹。 

一大伙人一起吃饭、休息,一起闲话家常。 

晚上又一块儿念经膜拜,一齐折金纸银纸。

 

image.jpg

 

舅舅们为外婆办丧事的礼仪,我稍觉旧式。 

可我明白传统文化习俗的可贵,我可以融入。

跟舅舅、舅母、表兄弟姐妹们,相处愉快。 

 

外婆九十岁了,家族开散不属特别旺盛,却也无憾。

儿孙各有发展,还算安稳,生活过得踏实,无求了。

瞻仰外婆遗容,受病折腾而憔悴萎缩,但一脸安详。

 

image.jpg

 

 

 

 

 

 

 

 

 

 

 

 

爷爷嬷嬷爸爸是岛上的人,妈咪却来自山城霹雳州。 

从小,每个假期必定回去怡保,一直住到开学才走。 

我童年的画页,有一大部分,是由乡野色彩组成的。

 

 妈咪是大姐 ,下来有五个舅舅,最小的是我二姨姨。

大舅舅、二舅舅、三舅舅、四舅舅,他们较为年长。 

而小舅舅与二姨姨,年纪跟我们相近,常一起玩儿。 

 

 踏脚车、打篮球,摘芒果、 酸柑,逛巴杀和杂货铺。

晚饭后,五个舅舅的朋友都聚到外婆家门前来谈天。

新村生活简单,治安良好、氛围宁静,人心很淳朴。

 

 我生在城市,却是半个乡里人,我并不羞于认老土。 

回怡保,就像回家,那儿有另一伙我爱着的家族人。 

外公、妈咪、二舅舅和外婆相继离世,只想更珍惜。 

  

 

image.jpg

 

坐在屋前的棚下折金银纸,阳光猛得让人晕眩。

然后,来了一场雨,缓和了空气中的燠热干燥。 

对面家檐下的雨,连成线,把思念接到心深处。

 

岁月不曾停留,人世间的风景一直都在变换。 

日子远了,人去了,可我不想悲伤面对这些。

外婆丧礼非常平静 ,大家也是 ,我的心也是。

 

image.jpg

 

 换下孝服,大人小孩穿上红衣,欢欢喜喜拍张全家福。

 虽因时间不配合,国外家人没到齐,这张却算完整了。

妈咪没在照片但在心里,她是联系所有人的中❤️点。 

 

我有所感怀,可是积极开阔的思维要比消极狭窄的多。 

生命好宝贵,一刻也不可浪费,颓废和沮丧,滚蛋吧。

珍惜的具体表现,就是更认真生活,更诚恳造福他人。 

 

记得那刻抓一把沙子洒向外婆棺木的时候,我微笑着默念安息。 

并有如每一次我想起妈咪的时候那样鼓励激奋自己:好好生活!

外公、外婆、二舅舅,还有至亲的妈咪,永远想念、永远爱你们。:-)